【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】手机端浏览器(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,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)
公告: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兔友及时更新收藏,爱收藏不迷路,大白兔永久地址(HTTPS://DBT11.com),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!!!

公安局长的熟女情缘之见义勇为的强奸犯:偷窥完美而淫荡的女神


  一个名牌政法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阴差阳错地回到了家乡当了一名警察,成为春城县公安系统的骄傲。
  然而,在一年之后,只因为一次打抱不平的义举就遭到了一个纨绔子弟的报复,害得身败名裂、乃至即将锒铛入狱。这就是林小阳的遭遇。
  林小阳在自己的住处遭到了成熟妇人唐雪梅的勾引,一发不可收拾地告别了自己的处男生涯。他只当是酒精的作用,并不知道唐雪梅给他下了土方子配置的猛药。仓促射精之后,他那刚刚破处的肉棒有些生疼。与之相比,身上的痛感倒不是那么强烈,或许是神经都已经麻木了。
  出警的警员王海波正是林小阳的好友,这真不知是该觉得庆幸还是尴尬?王海波在沙发上找了一块毯子铺在林小阳身上,弯腰说:「小阳,你先穿好衣服,看来不带你去所里走一趟不行。」
  林小阳知道一味绝望不是办法,他点点头,裹着毯子,站起身来快速地把衣服穿好,还特意确认了钱包和手机在牛仔裤裤兜里。挤到门口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,林小阳麻木地用一件T恤兜住脑袋,跟着王海波他们往外走。
  「怎么不上铐啊?上铐!」田牛叫道。
  王海波喝道:「铐子在车上,别吵吵,都到七禾派出所门口等。」县城警力不多,王海波的搭档开车,王海波跟林小阳坐在后排,悄声问:
  「小阳,你怎么跟那种无赖的老婆到一块了?我听那女人口气,还不肯承认是偷情,非说你是强奸。」
  林小阳垂头丧气地说:「我半夜喝醉了酒回家,她跑到我门口求救,说她男人追杀她,要我收留她……总之,算我晦气。」王海波点点头,这阵子大家工作都忙,两人联系不多。面对林小阳的困境,他打心里同情而且万分焦急。同时,身为警察,他注意到很多疑点:「小阳啊,这事若是仙人跳,倒好办。我拜托所里的人把那男人和那女人分开来审问,吓唬一阵,他们就会招供。不过这事有点古怪,如果是仙人跳,那女人怎么会真的和你那个?还有,他们怎么会主动报警呢?」
  林小阳对女人真的和自己做也很奇怪,不过他更关心的是眼下的问题。马健这种纨绔子弟的阴狠是没有极限的,绝对会把自己整垮为止。想到这,他悄悄在王海波耳边低语:「海波,我这次要栽,一定是被人暗算了!」王海波脸色一变,紧张地看着林小阳。林小阳却把头转过去,再不说话。过了一会,林小阳突然叫道:「不好意思,麻烦靠边,我要吐了!」说着,林小阳打了个酒嗝。王海波的搭档和林小阳不熟,觉得这样做不合规矩。王海波一边点烟一边说:「停下吧,不然吐车里更烦。」王海波的搭档将110警车靠边停下,林小阳打开车门,探身到外面,干呕了几下并没有吐出来。王海波耐心地吸着烟,林小阳瞅准机会纵身鱼跃出去。王海波和搭档一起叫起来,在后面猛追。王海波还喊道:「小阳,别这样,有误会说清就好,你这一跑就是畏罪潜逃啊!」
  乍一看,人这一辈子,时间就像沙漏里的沙子,不紧不慢地流逝。但是,实际上时间这东西并不是匀速的。有时候几年的时间一晃而过,有时候在短短的几秒钟内仿佛走过千山万水。
  对于林小阳来说,在被抓奸的那一刻起,短短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,他的内心经历了太多煎熬。最终,他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:从警车上逃亡。
  这样一来,等于是放弃了为自己辩护的权力,等于是承认了自己强奸妇女的事实。林小阳很清楚,马健很快就会开始到处散播消息。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强奸妇女、光着屁股被抓的丑事将成为春城县接下来至少一周的头号谈资。
  同时,即便春城县不下功夫追捕林小阳,林小阳的这一生也算是彻底毁了。
  他将丢掉公职,在提心吊胆中过着流浪生活。
  这些后果,林小阳都认真想过,但是他还是做出了逃跑的决定。因为他不想任人宰割。尽管脱身之后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为自己洗清罪名的机会,但是一旦他乖乖地进入司法程序,他就一丝机会都没有了。
  于是,他逃了,就在昔日好搭档王海波的眼皮子底下。王海波故意放跑自己,至少会被追究失职的责任,这件事肯定会对他的前途造成影响。但是,王海波毅然选择了友情。林小阳不知道有没机会报答朋友,也不知道暂时的逃脱有没实际意义,但是他会把这份情记在心底。
  林小阳摆脱了追兵之后冲到了松山路,这里是春城县的红灯区,按摩店和泡脚屋林立,通宵都有面包车和摩托车等客人。林小阳叫了一辆面包车往城外奔去,说是去同江镇。林小阳在同江镇并没有熟人,更不准备投靠熟人,他相中的是这里有个木材市场,南来北往的车辆多。


  清晨五点,木材市场就开始热闹起来。林小阳一直冒险留着手机,这会才派上用场。他把已经关机的手机悄悄塞到了一辆卡车的座位下面,不久之后,这辆卡车向南隆隆驶去。林小阳知道手机关机之后还是可以被监控的,他真心期待春城县公安跟踪他的手机走遍南中国。
  当然,更大的可能是根本没人会为这样一个案子浪费精力和金钱,那样对于林小阳来说就更安全了。不管怎么样,为了防止马健暗中死缠烂打,林小阳还是谨慎第一。
  林小阳就这样在郁闷中开始了逃犯生涯。他的手机在向南旅行,他本人则漫无目的,在路边瞎逛了一会之后看到一辆开往山阳县的长途大巴就上车了。山阳在邻省交界的地方,在山沟沟里面。林小阳纯属听天由命,找个地方静一静再说。
  林小阳在山脚下找了路边个农家乐小旅社住下,问店主人要了一碗粗面当了晚餐之后,他独自登到后山去散步。对于前程,他一点打算都没有。总不能一辈子当个逃犯啊?其实他曾经想过到省城去找自己的同学求助。然而,这年头,人心隔肚皮,谁知道那些同学会不会立即举报他呢?
  也该得林小阳命犯桃花,他正要扭头回去,夜空中突然传来尖利的呻吟:
  「噢噢噢!」
  看来是有野鸳鸯出没,声音还有段距离,林小阳本不该凑这热闹,但是鬼使神差的,那声呻吟给了他巨大的刺激,让他的男性荷尔蒙分泌迅速加快。身为处男的时候当然也会想女人,但是在唐雪梅那个多汁的弹力美穴中破处之后,现在的林小阳的欲望陡增。
  林小阳就这样不由自主地迈步向前,沦落为一个偷窥狂。话说回来,强奸犯都当了,偷窥又算什么?那女人的呻吟声在夜风中时断时续,给了林小阳最好的参照坐标,他很快就看到一辆越野车停在山坡上,而那对野战男女就在边上的小树林里。不,确切地说,不是一对:当林小阳在树丛后看清目标,他看到的竟然是一女两男三个人!
  昏黄的景观灯下,女人靠在长椅上,身上穿的是一条黑色带裙,不过这条高档的裙子已经被两个男人拨弄得一团狼藉。坐在女人身边的穿着白衬衫的男人扒开了晚装吊带,剥掉了乳贴,正含住女人的奶头猛烈吮吸,发出「吧唧吧唧」的口水声。
  另一个男人穿着蓝衬衫,跪在草地上,脑袋埋在女人的两腿之间。女人的裙摆是一侧开衩的,此时已经被掀起,蓝衣男的嘴巴显然正在舔着女人的下体,他舔得非常卖力,脑袋摆来摆去,女人时不时发出的尖叫和呻吟就是由蓝衣男所引发的。
  靠,这个女人还真会享受,大概是省城的富婆吧。难能可贵的是,从林小阳这个角度看到女人的侧脸来判断,这女人鼻梁高挺、面型娇俏,长得还是非常漂亮的。更让林小阳动心的是,女人的身材非常成熟:两个乳房非常大非常挺,活似两个大雪球;她露出来的那条大腿也是又肥又白又长,摸在手里肯定非常舒服。
  林小阳一向是个有上进心的年轻人,但是他现在是真心羡慕死那两个帅哥了。
  能侍奉这样妖娆的富婆,自尊神马的似乎可以暂且抛开了。他神往地看着女人的乳房随着急促的呼吸而起伏,她的两条大腿时而分开,时而夹紧,身上肉波横溢,嘴巴一开一合。
  真要命啊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林小阳的牛仔裤隆了起来,那根给他惹了大麻烦的命根子拼命向钻出裤子,似乎想亲自观摩双龙一凤的香艳表演。
  那女人被两个男人吮吸身上的敏感带,也渐渐有些吃不消了。她伸手揉着胯下蓝衣男的头发,低低吩咐:「大志,姐姐受不了啦,别吃了,快操姐姐!」「哈,姐姐今天好性急!」蓝衣男站了起来,开始解西裤。
  「还不是怪你贪吃,还说姐姐!」女人伸手帮男人脱裤子。
  边上那白衣男的处境有些尴尬,不过他毫不介意,一脸陶醉的伸手抚弄女人的大奶球。蓝衣男此刻已经光着屁股了,他伸手抬起女人的两条大白腿,女人的手在他胯下,显然正牵着他的肉棒,准备往自己的穴眼里插。
  林小阳的肉棒和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倒好像是他要插入那女人。他不禁想象着那女人的穴眼是什么样子的,应该没有唐雪梅的水那么多,也没有那么紧,但肯定是同样肉感的……
  「停!」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声音响起。
  三个正在玩淫戏的男女一愣,林小阳也是一愣,现场随即响起一阵粗嘎的狂笑,树丛中窜出了一条又一条人影。林小阳吃惊不小,这些人就在他的对面不到十米处,好在没有发现他。


  「把手都他妈的举起来!」为首的是一个光膀子的纹身男人。林小阳这才发现其实这些人年纪都没超过二十岁,就是一群农村混混。
  可怜蓝衣男人的肉棒还没彻底被吓软掉,就那么翘着屌叫道:「你们这群瘪三不想活了,知道我们是谁不……」
  那女人一个翻身,伸手堵住了蓝衣男的嘴巴,然后迅速整理了下裙子,对着那群不速之客说:「各位大哥,我身上带的钱都给你们,大家都不容易,不需要太为难。」
  纹身男嘻嘻一笑,「还是阿姨乖巧,不过,谈钱多伤感情呀,我们先陪阿姨玩玩,玩够了才去拿钱吧。」
  「啊?你们别太过分了!」那女人吓了一跳,现场有五个混混,旁边肯定还有放风的,给这么一群不知所谓的混混轮流插入,自己成了什么呀的烂货了?
  「哈哈,过分?被这俩小白脸操就可以?阿姨你别太偏心嘛!」纹身男这话一出,身边的混混们七嘴八舌地笑骂起来,说的话远比纹身男下流露骨。
  女人的镇定消失了,她惊惶地去看两个男伴,但是蓝衣男和白衣男仿佛心有灵犀,同时向两边猛跑。不过,两个男人同时发出一声惨叫之后都被混混们押解回来。
  林小阳现在看清楚了女人的样子,站起来后,她比自己开始判断的要高很多,另外长相也成熟一些,大概比唐雪梅还要年长。而她的两个小情人都和自己年龄差不多,生得都比自己高大,但都是外强中干的家伙,在几个小混混的刀尖下面瑟瑟发抖跪在地上。
  林小阳看着混混们逼迫两个帅哥解开皮带,心里暗自发笑。这是他们警察最喜欢做的事,这样一来,裤子松松垮垮地挂在胯上,要是想跑,第一步就会绊倒自己,可以起到临时脚镣的作用。
  混混们懂的东西不少嘛,大概是有过被警察抓住的经历。其实那两个帅哥完全有机会反抗,因为混混们的注意力都在女人身上。女人原本保持了很好的风度,但是在被混混们色迷迷地盯着之后,她内心的恐惧再也遮掩不住,捂着丰满的酥胸说:「孩子们,你们要钱就拿去,别乱来,阿姨都可以当你们妈妈了……」「哈哈,我就喜欢跟妈妈操屄玩!」纹身男大笑。
  现场一阵哄笑,混混们争相说着下流的俏皮话。纹身男逼上去,拿刀在女人的脸前面晃动,「我的亲娘,把裙子脱掉。」
  「别,别这样……」女人的眼里涌出了泪花。
  「听到没?」刀尖逼近女人。
  女人尖叫起来:「好好,我脱,我脱!」
  看到女人因为害怕破相而濒临绝望时,林小阳心里咯噔了一下。尽管这女人不是什么正经货色,但是看到那群混混以强凌弱,还是让林小阳很舒服。
  女人拨开了吊带,在混混们的催逼下,裙子从身上滑落。
  「哇!」混混们异口同声地发出惊呼。
  林小阳也是一怔,刚才女人在长椅上享受情人服务时,林小阳无法完整看到女人的身段,现在才算是大饱眼福:她浑身肌肤如同肥白的凝脂,硕大的乳房在胸前鼓胀着,脖子上挂着一条白金钻链,链坠深深地陷入了乳沟深处,她的乳晕呈现着少女般的粉红色,深红色的奶头像是大红枣一样肿肿的;她的腰显得很直很细,下身穿着一条和晚礼服搭配的高腰黑色丁字裤,更显得两条长腿雪白诱惑。
  「靠,太他妈正点了!」口哨声连连,夹杂着「脱内裤」的嚣叫声,女人的脸上滑过两行泪珠。楚楚动人的她没有了颐指气使,显示出娇柔可怜的一面。
  纹身男大声平息这波混乱:「都别吵,我先过瘾,一会都有份!过来几个帮我按住这骚老娘们!」
  这等好事,混混们怎能错过?包括看守两个帅哥的混混一起拥上去包围了女人。两帅哥有机会走,可是他们知道外面还有人,已经有了前车之鉴的他们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  「放开老娘!大志,小伟,你们是不是男人啊!」女人被按倒在长椅上,身上有无数双手在乱抓乱摸,两条大腿分别被两个混混抱住往两边扯。
  林小阳头脑一热,跳了出来去,一脚一个,踢飞了两个。他的功夫并非来自警局的培训,而是跟「春城四怪」之一的司马荣学的,刚才这两脚都暗自加力,都踢在混混的肾部,足以让他们半天起不来。
  「哪来的混小子?」包括在边上望风的两个,混混们纷纷挥舞着刀刃反击,林小阳倒是不怕,闪避了几下就踢飞了两个手里的刀。那女人见状,一边尖叫一边躲到他的身后,两手下意识地扯住了他的衣角。林小阳嫌她碍事,低声说:


  「姐姐,你快开车走!」
  女人如梦方醒地放开林小阳,偏偏她还有心思叮嘱了一句:「弟弟,你小心点!」
  林小阳苦笑,他只想赶紧脱身,可不想因为这案子被带到派出所去。然而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林小阳掩护着女人逃走之后本想找个机会溜走,不料开始被他踢倒在地呻吟的一个混混突然在地上举起了刀尖。
  「混账!」林小阳感到大腿上一阵火烧般的灼热,鲜血狂涌而出。他在剧痛中扭住一个混混的手腕,夺过一把长刀,对着四周乱舞。这是不管死活的拼命打法,那群混混吓得纷纷退开。林小阳趔趔趄趄往大路上跑,混混们见他行动不便,胆气又壮了起来,声势浩大地追了上去。
  林小阳暗自叫苦,他从来没把这几个混混放在眼里,开始犹豫着没出手只是顾忌自己的逃犯身份,不想惹是生非。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栽到混混们手里,这下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  就在林小阳陷入绝望之时,马达的轰鸣声隆隆响起,一辆越野车玩命地冲了过来,把混混们冲得七零八落。林小阳知道那女人开车来了,没料到她这么有胆色。越野车气势十足地在他身边戛然停下,副驾驶的门被推开,女人仍然裸着身体,探身说:「上车!」
  林小阳忍着疼,挣扎着爬上车。女人一踩油门,把车开出去几百米后停了下来,急急地探身看着林小阳的腿:「你没事吧?」「没事,把你车弄脏了……」林小阳已经脱下T恤给自己做了简单的包扎,但是伤口还在淌血,黑红色的血渗到真皮座垫上,开始在座椅边沿滴落。
  女人咬了咬嘴唇说:「傻瓜,还说这干嘛,都是我害了你……你忍一忍,前面就有家医院。」
  林小阳一听到医院就头疼,艰难地说:「我求你一件事……」「什么,你说?」女人连忙应承。
  「别惊动警察……」林小阳现在最怕的就是这个。
  「好,放心吧。」女人奇怪地看了林小阳一眼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  林小阳舒了一口气,脑袋一阵晕眩,突然失去了直觉。
  醒转来的时候,林小阳身上软绵绵的没有力气。他试着伸伸双腿,受伤的左腿也能够自由活动。然后,他突然发现有人在看着他。他连忙抬起眼睛,只见之前他救下的那个女人正托着香腮对着他微笑。
  他忙说:「这位小姐,谢谢你!」
  「傻瓜,是我不知该怎么谢谢你!」女人伸手帮林小阳理了理头发,笑道:
  「而且呢,我年纪不小了,不适合叫小姐。你开始不是叫我姐姐吗?」林小阳很喜欢她的笑容,而且发现她卸妆之后也很好看,有一种带着慵懒的少妇的美。她身上的裙子还是黑色的,不过不是那么正式的晚装了,而是一条天鹅绒的家居裙,裙子软软地贴着身体曲线,把她超模般的身材勾勒得恰到好处。
  林小阳心里一暖,「姐!」
  「嗯,这才是乖弟弟嘛!」女人盈盈浅笑,竟然弯腰在林小阳的脸颊上香了一口。她的唇肉感而柔软,飞快地一吻就让林小阳感受深刻。
  林小阳的脸上发热,不敢迎着女人温柔的眼神看,目光下移,却又引发新意外:女人坐在床前,她的裙摆很短,林小阳的视线刚好和她的裙底平行,一不小心就过了眼瘾,把女人雪白的大腿根和里面粉色的内裤一览无余。
  林小阳不敢盯着看,只好又把视线转向天花板。对于林小阳的狼狈,女人尽收眼底,她不动声色地说:「小阳,这里是一家度假村,我请了一位护士每天来给你换药,你可以放心好好休养。」
  「谢谢……」林小阳突然反应过来,女人叫他的名字了!身子一动,惊讶地看着女人。
  女人解释说:「不好意思,你昏过去的时候,姐姐擅自翻了你的口袋,看到你的警官证了。」
  林小阳大致也猜到了,他之所以一直随身带着警官证是想迫不得已时可以当个掩护。他紧张地问:「姐,你没通知我单位吧?」「嗯,已经通知了,他们马上就会来接你。」女人回答。
  「啊?」林小阳惊得要爬起来。
  女人盯着林小阳,眉宇中透着老于世故的精明和锐利,和昨晚淫乱的表情判若两人。林小阳断定这才是这女人真正的面目,心底一寒,呐呐地说:「你让我走吧。」
  「不行!」女人按住他。
  林小阳真恨自己多管闲事,事到如今只能告饶:「这位姐姐,不管怎么说,我还算帮过你。」
  「就因为你帮过我,而且是救命之恩,我才不让你这么走!」女人平静地说:


  「讲讲吧,你怎么回事?」
  林小阳权衡了一下形势,要想强行逃走未必不能,但是这个地方在哪他都不知道,能逃到哪去?惊动得女人报警对他有什么好处?当然,他窥到了女人的丑事,或许可以要挟?可林小阳不愿意做这种事,就算愿意,这女人如此精明,自己搞不好会弄巧成拙,反倒催促她把自己整倒。
  左思右想之后,林小阳下定决心,「好吧,我是个逃犯。」「是吗?」女人扬了扬眉毛。
  「嗯!」一旦开了口,林小阳就豁出去了,把前天晚上的遭遇快速讲了一遍。
  女人蹙着眉头说:「你没骗姐姐吧?」
  林小阳懒得多说:「我确实是被陷害的,你不信我也没办法」女人摇着头,「可是你自己就是个警察啊,几个无赖都摆不平?我不信。」林小阳叹了口气,没再说话。女人又盯着他看了一会,最后说:「好了,姐相信你还不成吗?通知你单位的事情,姐姐是故意吓唬你的。姐绝不是忘恩负义的人,你先养伤。」
  事到如今,林小阳也只能听天由命。女人很快就离开了,一个长得非常清秀的小护士进来给林小阳打针换药。林小阳活动了下伤腿,觉得并没有什么大碍,估计等炎症消掉就彻底没事了。
  林小阳琢磨着到了吃饭时间就趁机溜走,可是护士小姐非常热情,中午和晚上都给他送饭了。那个神秘女人一直没有再出现,林小阳心情更加忐忑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不想抹黑跑路,等到天刚刚亮就赶忙爬起来。他拖着伤腿一瘸一拐地溜到度假村门口,四下静悄悄的,偶尔有几声犬吠。就在这时,山路拐角处出现两个人影,林小阳心里一惊,前面那个不是王海波吗?糟糕,那女人还是把自己出卖了!
  林小阳拔腿就跑,这时候王海波和同事也发现了他,王海波在后面大叫:
  「小阳,别跑!」
  林小阳不跑还好,这一跑大腿生疼,额头顿时冒汗。他一阵绝望,这个世界上从来好心没好报!至于王海波,人家已经放过自己一次,这次说什么也不好再渎职了!算了,回去乖乖坐牢吧!


上一撸:这样的女友不知道该不该要



下一撸: